Edtf

LlT:

   “看客都渐渐长大  故事在尘埃里风化
     那海报栏中  明明是不同贴画
     却又想起他”

   致敬漫威永远的三巨头

太好看了吧

沐月之海:

乌鸦与修女,告死与祈祷,善恶一念,加诸灾厄,往生极乐……

廊坊只下一次雪

廊坊只下一次雪


苦艾红锅:

-


我被掐住了软肋,每一个偶练信息出现,我都天然生气。气没有被善待的初代偶像,气一个完整团体不被珍惜,气重复画面的重复心动,气褪不下的余震。


笨拙又粗糙的少年,在混沌里拔节成树。没有人掌握红的具体方法,第一个长出触角的灵长类生物,牢牢钉在时间轴上,翻过一年,两年,永远都活在这么多人的记忆里,真漂亮啊,用没有戒备的爱意记录的漂亮灵魂。


票据可以记录,今日通告逃离大厂可以记录,全时的冷柜可乐可以记录,磨破的斯凯奇可以记录,用掉的止痛片和纱布可以记录,抵头相拥的温度可以记录,追逐掀起的风沙可以记录,被塞到衣领里的雪球可以记录。


我这里,廊坊只下一次雪。



[长得俊·一梦花糜] ④

初兰蓝蓝:

Part  seven  往事随风


Don't  hide  your  light  under  a  bushel 。


不要藏己锋芒。


那么爱呢,能否藏住?   


Bgm    徐佳莹《修炼爱情》


这吻的感觉是如此真实,仿佛还是从前,他和林彦俊在郊区别墅的日子,眼泪止不住的就流了下来…


林彦俊察觉到他的变化,一睁眼,却看到尤长靖在哭,他一下子惊醒,自己在干什么,都已经放手了,现在又这样,猛然间推开了尤长靖…


还没反应过来的尤长靖被一把推开,头不小心撞到了床头柜上,“啊!好痛……”尤长靖捂着头,然而这疼痛感却一下子将他拉回了现实,一抬头,是林彦俊跑了过来,他脑袋“嗡”的发懵,麻木地任由林彦俊抱回了床上。


“对不起,长靖,对不起,你没事吧?”林彦俊很懊恼,自己今晚都干了些什么啊!


尤长靖呆愣着,所以,刚才的一切都不是梦?是真实发生的,他不敢相信,可眼前的人和头上的伤口都在提醒他那是真的…


林彦俊看着尤长靖这个样子,以为他被撞傻了,抬手摸摸尤长靖的头,手却被一把甩开。


“呵,林彦俊,你这是什么意思?看我可怜,给我的施舍吗?”


“长靖,我不是那个意思…我…”


“林彦俊,你做错了,请跟我道歉;你不爱了,请跟我说再见。我想要的,其实真的就这么多。就像我们刚开始时我期待的那样,你如果也喜欢我,请直白地告诉我;你如果无心和我开始,那么不要在我放弃的时候,又突然赐以温柔,让我舍不得放手!”


三个月了,这三个月我每天都在努力让自己遗忘这段过去,可我快要放弃了,你又赐我温柔,让我舍不得放手。


林彦俊,你真的把我当玩具吗?呼之即来挥之即去,想要的时候就来找我,玩腻了就丢掉吗?


别赐我,你以为的温柔。


“林彦俊,你知道多少次午夜梦回,我脑子里都是你和她在一起的画面吗?多少次,我梦到她变成了另一个我,躺在你的怀里。我觉得恶心…”


“对不起,长靖。”


对不起。


除了这,林彦俊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
“够了,林彦俊,我们不要再折磨彼此了,这次我真的放你走,你放过我,也放过你自己吧。”尤长靖哽咽着,情绪已经接近奔溃。


林彦俊低头不语,半响,他抬头:“好。”简简单单的一个字,却夹杂着太多的无奈与心酸。


他起身,“你,要幸福。”而后开门走了出去。


“咣当—”当门关上的那一瞬间,尤长靖终于控制不住,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停不下来…


我没有哭,只是鼻子酸涩难忍。


我没有哭,只是有一些奇怪的东西从我眼睛里跑出来了而已。


我没有哭。

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我是分界线


林彦俊出门,靠在栏杆上,他想,他和尤长靖是怎么走到如今这个地步的呢?


时光倒回,三个月前。


“彦俊,这次这个真人秀,可能要让你配合节目组炒一下cp,都是工作需要,你,不介意吧?”导演虽是询问的语气,但却是不容拒绝。


自己不过是个刚出道不久的毛头小子,哪里能拒绝导演组的安排呢,只是炒cp,他怕尤长靖会难过,但是,自己会和他解释清楚的,尤长靖一向也很善解人意。


林彦俊想了想,点了点头“没事,都是为了工作罢了。”


如果可以预知后来发生的事,那林彦俊想,自己就算搭上前途,也不会去参加这个热门的综艺,炒所谓的cp!


这是近年来大热的恋爱综艺《我们相爱吧》,节目组给林彦俊安排的是,近期人气同样火爆的人气小花“邱欣欣”,她以演青春剧而出名,被封为新一届“国民初恋”。


第一次见面,两个人都有点拘谨。林彦俊的性格也不是自来熟的那种,一时气氛有点尴尬,后来还是邱欣欣以音乐为话题,两人才打开了话匣子。


第一期节目播出,意外的效果很好,两人之间的拘谨被粉丝理解为是害羞,极少的互动却被当做是“点到为止”,甚至还有了两人的cp“初恋夫妇”。


“哇塞,好像回到高中时期,小心翼翼地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哎~”


“两个人好有cp感哦~”


“啊啊啊,我要pick这一对!”


林彦俊刷着网上的这些评论,冷笑一声,觉得不可理喻,怎么这么能脑补呢!


突然反应过来,长靖肯定看到这些了,他向来心思细腻,可能会多想。想到这,林彦俊赶紧给他打了电话。


“嘟嘟嘟…”几声后,尤长靖才接了电话。


“长靖,是我。”


“我知道啊。”


听着电话那头的人,情绪正常之后,林彦俊才接着说“你别看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啊,我那都是配合导演组的。”


“恩啊,我还不懂你嘛,你要是敢出轨,等你一回来,我就让你脸上见到我的鞋印!”


“遵命。”


“好啦,我要交手机了,再拍三周我就回来了,记得想我。”听到他还能开玩笑,林彦俊就放心了。


“恩,想你。”嘟──,电话挂断,尤长靖收起了脸上的笑容,说不在意那都是骗人的,虽然心里都明白那是工作配合,但他心里还是会难过。


网上都在说他们很般配,确实,他们俩在一起,自己都无法挑剔。而自己呢?尤长靖想了想,如果有一天,他和林彦俊这样公开在大众下,又会有多少人祝福呢?他们,有未来吗?


电视上刚好在播新一期的《我们相爱吧》,开头的主题曲《love you》,尤长靖看着林彦俊和邱欣欣合唱那句“ l love you forever ”,煞是心塞,赶紧关了电视,却怎么也睡不着。


而另一边,随着节目的深入,林彦俊觉得邱欣欣对自己的感觉,好像有点不对劲了。她总是有意无意地靠近自己,故意和自己搭话,但他没有多想。


直到拍她喂林彦俊吃饼干那段的时候,她把饼干拿开,直接亲上了他的嘴。林彦俊脑袋发懵,她这是在干什么?剧本上也没说要这么演啊?碍于导演组在这,林彦俊不好多说,麻木地录完了之后,林彦俊叫住了她。


“你,刚才在做什么?”


“林彦俊,你看不出来吗?我喜欢你,我是说真的,没有节目效果。”


或许是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,林彦俊有点懵。


“抱歉,谢谢你的错爱,可惜,我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

“但是,我不介意公平竞争。我有信心,你会是我的。”


“可是一开始你就输了,我的心,已经容不下别人了。”林彦俊笑笑,她还真是执着。


“林彦俊,我知道你喜欢谁,可是,你觉得同性恋会有结果吗?”


林彦俊呆在那,他想过很多次,其实自己也没有答案。


“世俗的眼光,家人的不理解,你们的前途,需要考虑的东西太多了,这后果,你觉得你们能承受吗?”邱欣欣知道,什么才是他们这段感情最大的弱点。


“那与你无关。”说完,林彦俊离去。


邱欣欣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冷笑,“林彦俊,你们终究还是会败给现实的。”


一语成谶,后来的他们,确实败给了现实。


而另一边,尤长靖看着节目,林彦俊闭着眼,当他们嘴亲上的那一瞬间,尤长靖承认,那一刻,他全身的刺都要竖起来了,心里像是被一把尖刀划过似的,快闭了气的难受…


林彦俊,你是不是,真的动心了?


总算到了节目快结束的时候了,林彦俊心里头像是放下了一块大石。


告别会上,大家都很开心,并没有什么离别的气氛,节目的另一对cp假戏真做,成为了真正的情侣,林彦俊看着他们,脑海中不禁想起了尤长靖,马上,就能回去和他见面了,林彦俊很期待。


邱欣欣突然举酒走了过来,“林彦俊,要结束了,不陪我喝最后一杯吗?”


林彦俊摆摆手拒绝。


“就当是我拜托你的,毕竟一个多月的假想情侣,当不成男女朋友,做朋友总可以吧?朋友敬的酒也不愿意喝吗?”


也许是她的语气有点可怜,林彦俊伸手接过了那杯酒,仰头饮尽。


喝完之后,林彦俊觉得今晚格外兴奋,他不经常喝酒,但今晚似乎兴致特别高,一杯接一杯,终于,醉意袭来……


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知道醒来的时候,邱欣欣躺在自己的怀里,赤身裸体。他还没开口询问,就被推门进来的尤长靖撞了个正着。


他记得尤长靖的眼神,从不可置信到失望透顶再到厌恶恶心,仿佛看到了什么肮脏的东西一般…


尤长靖转身摔门而去。


“是你做的吧。”


“对,我叫他来的。”


“你满意了?可惜靠这样的手段,你也得不到我的心。”林彦俊把她从怀里推开,起身穿衣服。


“林彦俊,我是真的喜欢你,我的喜欢,并不比尤长靖对你的少!”


“可是我不爱你。”


“但你不打算对我负责吗?”邱欣欣掀开了被子,林彦俊望过去,床上那刺目的一抹红色告诉他昨晚发生了什么……


他扣扣子的手僵在那,不知道该怎么办,半晌后,“邱欣欣,你赢了。我,会对你负责的…”


林彦俊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别墅的,他进去的时候,尤长靖正在收拾行李,准备离去。


“长靖”


正在收拾东西的尤长靖闻言,停下了手里的动作。


“林彦俊,你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?”


有,他有很多很多的话要和尤长靖说,可现在,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
他想起床上那一抹红,想起邱欣欣的恳求,想起尤长靖对他厌恶的眼神,是他中了圈套,可也是他犯的错,他必须要承担。


“对不起。”


“就这样?”他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听到别人说对不起,林彦俊,我一直等你的解释,你却只有这一句话……


“就这样。”


“你真的喜欢上她了?”


“是。”


“好。林彦俊,你真让我恶心…”尤长靖说完,拖着行李箱出去了。


与其说出真相,不如让你恨我吧,是我,对不起你。现在的我,配不上你。


对不起,尤长靖,还有,我爱你。


每次回想起这一段,林彦俊都后悔万分,可惜,有些东西不是你想挽回就能够回来的。他叹了口气,下楼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大厅里,陈立农一杯接一杯地给自己灌酒,仿佛喝醉了,就能够逃避些什么似的…


脑海中总是想起尤长靖同林彦俊那亲密的画面,他就那样站在外边,看着他们,却怎么也融不进去,“陈立农,你怎么那么没骨气呢?!为什么不勇敢一点!”


陈立农一边暗骂自己的懦弱,一边却又怕让尤长靖陷入两难,可现在看来,不论如何,林彦俊永远都会是尤长靖的首选。呵呵,自己算什么呢,什么都不是罢了…


其他几个兄弟还在喝酒🍺,喧闹,告别。幸好,没人发现我的窘迫,陈立农起身,拿起酒,想去阳台清醒一下,却遇到了刚好下楼的林彦俊。


两人就这样对峙着,谁也没有说话。


陈立农耸耸肩,想装作没看见他,往阳台方向走去,手却被林彦俊一把拉住,


“陈立农,你不是说会好好照顾尤长靖吗?这就是你所谓的好好照顾?!”


陈立农回过头,看着林彦俊发红的眼睛道:“他天天这样借酒浇愁是因为谁,你不知道吗?”


林彦俊一时语塞,慢慢地松开了拽着陈立农的手。


陈立农转身,走入阳台。林彦俊想了想,跟了进去…


“你这是?”他有些不解,林彦俊这是想干嘛,他们俩,不是和好了吗?


“陈立农,你爱尤长靖吗?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爱吗?”


“爱。”陈立农顿了顿,“可是那又能怎样呢?他爱的,始终只有你林彦俊一个人罢了。”


林彦俊苦笑一声,“可是,我没法给他幸福。陈立农,如果你真的爱他,那就努力去争取吧。”


“林彦俊,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?”


“我知道。”
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
“我请你,好好照顾尤长靖。”


“为什么?你们,明明彼此相爱,何苦如此?”


“有些事,不是只有爱就可以的。是我对不起他,以后,你别让他受委屈。”说完,林彦俊转身离开了阳台。


陈立农呆愣在那,脑子有点发懵,林彦俊,这是把尤长靖交给他的意思吗?


他仰头,一杯烈酒入喉,“呵──,今晚的酒,真烈…”


这个冬天,可真冷啊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Part nine  迷失


这世间的感情这么多


然而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两种


一是你投我以桃,我报之以李


二是你赠我琼浆,我还你泪光。



奶泡解散了,大家都回到了各自的公司。陈立农帮尤长靖把东西都搬回了香蕉在北京给他设的工作室里。


“哎,尤长靖,难道你不要请我吃饭吗?”


“当然,你随便点吧。”


“那就海底捞吧,走呀。”说着便把尤长靖拉了出去。


香味扑鼻的底汤,各式各样的调料与菜式,人来人往的嘈杂,老板时不时和食客搭一两句话,多半是调侃,热气缭绕,熏红了尤长靖的眼睛。


很不争气的,他又想起了林彦俊拉着自己偷偷吃海底捞的画面。


他大口大口地吃,一刻都不敢停下来,他怕一停,眼泪就不受制地流出。对面这个男子,在这热气缭绕之中,显得那么温情。


他笑着为自己点菜,然后一言不发地看着自己把肉都吃完,不动声色的把他碗里的肉夹给自己。总是比自己后拿起筷子,却先于自己吃完,还会询问要不要再来点什么。


尤长靖想哭,他想找个借口大哭,连同委屈、恨意,统统哭掉。


他看不懂,看不清的东西太多了,他想视线模糊一点,看清最近的东西,自己的心意。


经过楼下的超市,尤长靖进去,然后拿着一包绿箭薄荷糖出来,陈立农看了咋舌:“很辣的,这个牌子!”


尤长靖愤愤地瞪他一眼,“哗啦”撕开包装纸:“看什么,你也想要?”


陈立农摇摇头:“太刺激了,我吃不了。”说完,转过脸,继续走路。


然后,尤长靖把大把的薄荷糖丢进口,一股清凉的感觉直冲大脑,他着实被呛到了,薄荷脑刺激着泪腺,一下子控制不了,他低着头,看眼泪滴滴落在地上,却没有悲意。


陈立农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停下脚步去看尤长靖,发现他蹲在身后,头埋在衣服里,忙蹲在他面前,紧张兮兮:“长靖,怎么了?”


“被呛到了……”尤长靖不愿抬头,他的脑袋正在努力地蹭衣服,想把哭过的痕迹抹掉。


陈立农叹气:“让你不要吃那么多。”


坐在小区楼下的椅子上,尤长靖好不容易缓了一口气,却迎上陈立农的笑容,“薄荷,是会让人唇齿留香的,但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尝试的。”


尤长靖笑起来:“农农,你没勇气尝试?”


“我?不是,单纯地不喜欢而已。”


“那你觉得爱情是不是薄荷味的呢?”


“长靖,爱情是什么味道都有的,酸甜苦辣,不是可以概括的,但是每段感情都会留下痕迹,可能是苦味,可能是清香…”


“农农,我也不知道,我只知道,我忘不了。”


“是忘不了他还是忘不了过去的事?”


尤长靖露出一丝苦笑,伸手接过一片飘雪:“我只是想,那些甜蜜的、快乐的、悲伤的、痛苦的过往,那些记忆,怎么也不肯褪去…”


陈立农淡淡的笑:“那就不要忘记。”


“嗯?”


“傻瓜,为什么要刻意遗忘,正是有了这些,你才成长,才明白,什么样的人适合你,以后你会发现以前的回忆会随着时间渐渐淡去,你也会释怀。”


“农农,我不知道。”


“那就慢慢去想,时间,是会让人想明白很多事的。”


“恩。”


看着他这样子,陈立农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。似是受了蛊惑一般,他忍不住开了口:“长靖,你愿不愿意,尝试和我在一起,开始新的生活?”


“啊?”尤长靖一抬头,却撞入陈立农那满是期待的眼神,让人不忍拒绝。


他低头,喃喃道:“好。”


时间会流逝,那些让他迷惘的感情,让他迷乱的人,就让他好好想想。


他想,一切都会有答案的,关于自己,关于林彦俊和陈立农,关于伤痛,关于爱情。


日常ending zdjszd❤

[长得俊·一梦花糜] ③

初兰蓝蓝:

Part five  青春祭


岁月是神偷


可是很抱歉,我们谁也回不去了。



凌晨三点半  NINE PERCENT 宿舍


醉酒的尤长靖的梦境


(此处穿插一个小番外,但我还是加入了正文🌾)



Bgm 配林宥嘉的《心酸》食用更佳~



( 我们曾相爱·想到就心酸 )



尤长靖先生的独白:


林彦俊,你一个人离去,就像之前的很多次,把我留在漆黑的长夜里,一次又一次孤独地向你靠近。


却又永远无法抵达。


“我爱你,林彦俊。”我对着你远去的背影开口。



没有人回答。



“我爱你啊──”我喃喃重复。



“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啊!”眼泪终于夺眶而出。



本就忍不住眼泪的我缩在墙角嚎啕大哭。



亿万星辰静默,它们温柔地看着我。



脑中突然闪现上次的画面。



我躺在你怀里,抬头轻轻吻过你的唇,我问,“林彦俊,你喜欢我吗?”



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睁眼,只记得你抬手搂住我“我爱你,傻瓜。”




你的声音略微沙哑却又灼热,像是揉了滚烫的沙。



而现在你离去的身影那么决绝。



我像是一个张大嘴巴不知所措的哑巴,



多么讽刺啊。



“林彦俊,不要走──”尤长靖猛地惊醒,慌乱中一抹脸,才发现两颊全是未干的泪痕。



原来,只是个梦啊。



幸好,只是做梦而已,可是为什么,醒来之后的现实却比梦境更加难受呢……



窗外是一片膝黑的夜色,尤长靖把窗帘拉开了一点,外边路灯昏黄的灯光射进来一些,他看了看身边已经空白的位置,偌大的卧室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,一股孤独感油然而生…



三个月了,尤长靖,你要习惯。



习惯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睡觉,习惯所有往后没有林彦俊的日子。



海底月不可捞,心上人不可及。




─────镜头切换   (林彦俊视角)




躺在床上,林彦俊翻来覆去,就是睡不着。脑海中总是不自觉的回想起,陈立农对他的指责与警告,以及尤长靖的那句“谢谢,我们会的。”




我们,尤长靖说的是我们,是他和陈立农……



尤长靖,从此以后,你的故事里,再也没有林彦俊的姓名了,往后余生,你都要快乐。




一想到这,林彦俊的心就像被刀子划过一样,疼痛难忍。



不行,不能再这样子下去了!再想尤长靖,林彦俊觉得自己就快要爆发了!



他起身进入浴室,打开了蓬头,冰冷的水从头上浇下来,可林彦俊的思绪却丝毫没有冷静下来。脑中出现的又是尤长靖的声音“林彦俊,两个小时了,你再不出来,我真的以为你在里边昏过去了!”




林彦俊甩开了蓬头,拿起毛巾搽了下头发,立刻离开了浴室,这可能,是他这辈子洗得最快的一次澡了。



不行,还是要睡觉,睡着了,就不会想些不该想的事了。对,林彦俊这样告诉自己,去找抽屉里的安眠药。




说起这个安眠药,其实是褪黑素,但其实作用是安眠,并不是美白,林彦俊想起,自己当初买的时候还被尤长靖和林超泽他们笑了好久。




“8哥,你干嘛每天吃安眠药啊?最近练习没那么累啊?”林超泽很不解地问。





“什么安眠药?这是褪黑素。”林彦俊觉得队友这问题问的很白痴。





“哈哈,你不会以为褪黑素是美白丸吧!它的功效是安眠哎!”陆小芙一语道破真相。





林彦俊呆愣在那,what ?crazy man ,我居然吃了这么久的安眠药……




“我为什么那么黑啊?”林彦俊很无奈道。




“你不黑,你在我心里一直在发光。”尤长靖适时的彩虹屁让他心里美滋滋的。




一想到这家伙的各种彩虹屁,林彦俊的嘴角忍不住翘起,在偶像练习生的时候也是,尤长靖总是给他吹彩虹屁,搞得大厂的男孩们都知道尤长靖是他的小迷弟,他俩的cp“长得俊”也是各种受大家调侃。





“林彦俊在我心里现在是top 1”



“我看到林彦俊我少女心都出来了!”



“哇,手都那么好看,酒窝好可爱。”……



林彦俊陷入了沉思…



最怕回忆突然翻滚,绞痛着,不平息………





尤长靖,我越是想忘记你,却越是想起你,
我越是逃离,越是靠近你
我越是背过脸,却越是看见你
我是一座孤岛,
从你开始,在你结束。



林彦俊拿起药,吞了下去,强迫自己入睡。



有些往事,就像插在心口的钉子,拔掉痛,不拔更痛。



夜,未眠…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是分界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Part  six   未央


时间真是个可怕的东西,它能抚平一切


将心里好的或坏的痕迹一刀刀割去




只留下个面目模糊的疤痕。



白驹过隙,一眨眼,NINE PERCENT 也到了快解散的日子了。



解散的发布会上,九个人:




“ one  two  three  four  five  six  seven  eight  ninepercent  ! ”




“感谢全民制作人,今后,请多关照!”




同样的话语,相似的场景,相同的少年,然而,终究还是到了分别的时刻。




《forever》的前奏一出来,少年们的心情都有点丧,一年半,不多不少,但却是所有人共同的美好回忆。




“forever you  forever now  ,就让时间回到第一刻,初次站上舞台的我……”




林彦俊悄悄地往尤长靖方向望去,白天彩排的时候尤长靖就哭得不行,不知道现在怎么样,果然,还是哭得惨兮兮的,林彦俊心一紧,刚掏出来纸巾打算给王子异让他递给尤长靖,却看到陈立农走来这边,給尤长靖拿来了纸巾,林彦俊悄悄收回了已递出去的手,将纸巾塞回了口袋。




发布会结束后,九人一同回到了NINE PERCENT 的宿舍,林彦俊自从有个人工作室之后就搬了出去,这是他时隔多月后再次回来,却是为了彻底离开,不免有点感伤…




“今晚,不醉不归啊!谁也别想跑,也不准跑!”小鬼兴冲冲地提议,其实眼圈早已红了。





“当然,奉陪到底!”



“喝酒啦,那么多废话”



九个人叽叽喳喳地叫着,试图掩藏这离别的气氛…




几杯下来,尤长靖早已不胜酒力,“我不行了,我,我要去洗手间……”说完,尤长靖就歪歪扭扭地朝卫生间方向走去。




林彦俊看着他走路跌跌跄跄的样子,一看就是喝大了,有点不放心,便跟去了。




“呕……好难受啊…”尤长靖吐完感觉舒服多了,可是,头好晕啊,为什么头顶的天花板在晃呢,他一开门出来,却与等在门外的林彦俊撞了个满怀。




“唔……谁呀?”尤长靖晕乎乎的,分不清眼前的人究竟是谁。




“你喝醉了,先上楼休息。”




手被尤长靖一把甩开,“我没醉!我还能喝,我最近酒量有在崛起的,我没醉…”





林彦俊从尤长靖这醉话中,汲取了个重要信息,尤长靖最近一直在喝酒?陈立农这家伙就是这样照顾他的吗?!林彦俊很生气,“你,给我乖乖上去休息!”




没等尤长靖回应,林彦俊直接抱起尤长靖上了楼。




“你谁啊,放我下来!”尤长靖挣扎着,却抵不过林彦俊发狠的蛮力,被禁锢着无法动弹。




林彦俊打开门,将挣扎着的尤长靖放在床上,突然间解开了束缚,尤长靖还在嚎叫,“放我下来,我还能喝!我酒量可好……唔”





尤长靖只感觉唇被人吻住,反射性地想推开,可是林彦俊就是勾着尤长靖吻住不放,用舌尖诉说着相思,仿佛在惩罚尤长靖似的…





尤长靖挣扎的手,慢慢放了下来,最终还是,被林彦俊吻没了理智……





这感觉,很熟悉,是你吗?林彦俊,你回来了是不是?尤长靖想着,这一定是在做梦,那么,就让这个梦不要醒吧…




尤长靖不再抗拒,开始回应林彦俊的吻……



祈求天父做十分钟好人,


赐我他的吻,如怜悯罪人。




门外,陈立农落寞的身影,悄然离去……





日常ending  zdjszd ❤

[长得俊·一梦花糜] ③

初兰蓝蓝:

Part five  青春祭


岁月是神偷


可是很抱歉,我们谁也回不去了。



凌晨三点半  NINE PERCENT 宿舍


醉酒的尤长靖的梦境


(此处穿插一个小番外,但我还是加入了正文🌾)



Bgm 配林宥嘉的《心酸》食用更佳~



( 我们曾相爱·想到就心酸 )



尤长靖先生的独白:


林彦俊,你一个人离去,就像之前的很多次,把我留在漆黑的长夜里,一次又一次孤独地向你靠近。


却又永远无法抵达。


“我爱你,林彦俊。”我对着你远去的背影开口。



没有人回答。



“我爱你啊──”我喃喃重复。



“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啊!”眼泪终于夺眶而出。



本就忍不住眼泪的我缩在墙角嚎啕大哭。



亿万星辰静默,它们温柔地看着我。



脑中突然闪现上次的画面。



我躺在你怀里,抬头轻轻吻过你的唇,我问,“林彦俊,你喜欢我吗?”



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睁眼,只记得你抬手搂住我“我爱你,傻瓜。”




你的声音略微沙哑却又灼热,像是揉了滚烫的沙。



而现在你离去的身影那么决绝。



我像是一个张大嘴巴不知所措的哑巴,



多么讽刺啊。



“林彦俊,不要走──”尤长靖猛地惊醒,慌乱中一抹脸,才发现两颊全是未干的泪痕。



原来,只是个梦啊。



幸好,只是做梦而已,可是为什么,醒来之后的现实却比梦境更加难受呢……



窗外是一片膝黑的夜色,尤长靖把窗帘拉开了一点,外边路灯昏黄的灯光射进来一些,他看了看身边已经空白的位置,偌大的卧室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,一股孤独感油然而生…



三个月了,尤长靖,你要习惯。



习惯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睡觉,习惯所有往后没有林彦俊的日子。



海底月不可捞,心上人不可及。




─────镜头切换   (林彦俊视角)




躺在床上,林彦俊翻来覆去,就是睡不着。脑海中总是不自觉的回想起,陈立农对他的指责与警告,以及尤长靖的那句“谢谢,我们会的。”




我们,尤长靖说的是我们,是他和陈立农……



尤长靖,从此以后,你的故事里,再也没有林彦俊的姓名了,往后余生,你都要快乐。




一想到这,林彦俊的心就像被刀子划过一样,疼痛难忍。



不行,不能再这样子下去了!再想尤长靖,林彦俊觉得自己就快要爆发了!



他起身进入浴室,打开了蓬头,冰冷的水从头上浇下来,可林彦俊的思绪却丝毫没有冷静下来。脑中出现的又是尤长靖的声音“林彦俊,两个小时了,你再不出来,我真的以为你在里边昏过去了!”




林彦俊甩开了蓬头,拿起毛巾搽了下头发,立刻离开了浴室,这可能,是他这辈子洗得最快的一次澡了。



不行,还是要睡觉,睡着了,就不会想些不该想的事了。对,林彦俊这样告诉自己,去找抽屉里的安眠药。




说起这个安眠药,其实是褪黑素,但其实作用是安眠,并不是美白,林彦俊想起,自己当初买的时候还被尤长靖和林超泽他们笑了好久。




“8哥,你干嘛每天吃安眠药啊?最近练习没那么累啊?”林超泽很不解地问。





“什么安眠药?这是褪黑素。”林彦俊觉得队友这问题问的很白痴。





“哈哈,你不会以为褪黑素是美白丸吧!它的功效是安眠哎!”陆小芙一语道破真相。





林彦俊呆愣在那,what ?crazy man ,我居然吃了这么久的安眠药……




“我为什么那么黑啊?”林彦俊很无奈道。




“你不黑,你在我心里一直在发光。”尤长靖适时的彩虹屁让他心里美滋滋的。




一想到这家伙的各种彩虹屁,林彦俊的嘴角忍不住翘起,在偶像练习生的时候也是,尤长靖总是给他吹彩虹屁,搞得大厂的男孩们都知道尤长靖是他的小迷弟,他俩的cp“长得俊”也是各种受大家调侃。





“林彦俊在我心里现在是top 1”



“我看到林彦俊我少女心都出来了!”



“哇,手都那么好看,酒窝好可爱。”……



林彦俊陷入了沉思…



最怕回忆突然翻滚,绞痛着,不平息………





尤长靖,我越是想忘记你,却越是想起你,
我越是逃离,越是靠近你
我越是背过脸,却越是看见你
我是一座孤岛,
从你开始,在你结束。



林彦俊拿起药,吞了下去,强迫自己入睡。



有些往事,就像插在心口的钉子,拔掉痛,不拔更痛。



夜,未眠…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是分界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Part  six   未央


时间真是个可怕的东西,它能抚平一切


将心里好的或坏的痕迹一刀刀割去




只留下个面目模糊的疤痕。



白驹过隙,一眨眼,NINE PERCENT 也到了快解散的日子了。



解散的发布会上,九个人:




“ one  two  three  four  five  six  seven  eight  ninepercent  ! ”




“感谢全民制作人,今后,请多关照!”




同样的话语,相似的场景,相同的少年,然而,终究还是到了分别的时刻。




《forever》的前奏一出来,少年们的心情都有点丧,一年半,不多不少,但却是所有人共同的美好回忆。




“forever you  forever now  ,就让时间回到第一刻,初次站上舞台的我……”




林彦俊悄悄地往尤长靖方向望去,白天彩排的时候尤长靖就哭得不行,不知道现在怎么样,果然,还是哭得惨兮兮的,林彦俊心一紧,刚掏出来纸巾打算给王子异让他递给尤长靖,却看到陈立农走来这边,給尤长靖拿来了纸巾,林彦俊悄悄收回了已递出去的手,将纸巾塞回了口袋。




发布会结束后,九人一同回到了NINE PERCENT 的宿舍,林彦俊自从有个人工作室之后就搬了出去,这是他时隔多月后再次回来,却是为了彻底离开,不免有点感伤…




“今晚,不醉不归啊!谁也别想跑,也不准跑!”小鬼兴冲冲地提议,其实眼圈早已红了。





“当然,奉陪到底!”



“喝酒啦,那么多废话”



九个人叽叽喳喳地叫着,试图掩藏这离别的气氛…




几杯下来,尤长靖早已不胜酒力,“我不行了,我,我要去洗手间……”说完,尤长靖就歪歪扭扭地朝卫生间方向走去。




林彦俊看着他走路跌跌跄跄的样子,一看就是喝大了,有点不放心,便跟去了。




“呕……好难受啊…”尤长靖吐完感觉舒服多了,可是,头好晕啊,为什么头顶的天花板在晃呢,他一开门出来,却与等在门外的林彦俊撞了个满怀。




“唔……谁呀?”尤长靖晕乎乎的,分不清眼前的人究竟是谁。




“你喝醉了,先上楼休息。”




手被尤长靖一把甩开,“我没醉!我还能喝,我最近酒量有在崛起的,我没醉…”





林彦俊从尤长靖这醉话中,汲取了个重要信息,尤长靖最近一直在喝酒?陈立农这家伙就是这样照顾他的吗?!林彦俊很生气,“你,给我乖乖上去休息!”




没等尤长靖回应,林彦俊直接抱起尤长靖上了楼。




“你谁啊,放我下来!”尤长靖挣扎着,却抵不过林彦俊发狠的蛮力,被禁锢着无法动弹。




林彦俊打开门,将挣扎着的尤长靖放在床上,突然间解开了束缚,尤长靖还在嚎叫,“放我下来,我还能喝!我酒量可好……唔”





尤长靖只感觉唇被人吻住,反射性地想推开,可是林彦俊就是勾着尤长靖吻住不放,用舌尖诉说着相思,仿佛在惩罚尤长靖似的…





尤长靖挣扎的手,慢慢放了下来,最终还是,被林彦俊吻没了理智……





这感觉,很熟悉,是你吗?林彦俊,你回来了是不是?尤长靖想着,这一定是在做梦,那么,就让这个梦不要醒吧…




尤长靖不再抗拒,开始回应林彦俊的吻……



祈求天父做十分钟好人,


赐我他的吻,如怜悯罪人。




门外,陈立农落寞的身影,悄然离去……





日常ending  zdjszd ❤

萧惜思:

又一个结局……有人觉得应该让旭凤去救润玉。那就来吧!!!来吧!!!

哈哈,笑死

初兰蓝蓝:

长得俊夫夫的幸福婚后生活~❤
请原谅我这沙雕的p图技术
微博发了哈哈,老福特也来一下😏

[长得俊]·一梦花糜 ②

初兰蓝蓝:


Part three 梦归


我们缺乏与时间对抗的能力,


那么若是真的离别得久了,


又恰好在梦里梦到对方


那醒来后,就去见见。



     凌晨三点半,看到尤长靖进门的那一瞬间,陈立农差点就要跳起来了。提心吊胆了这么久,那些准备对尤长靖说的话,在看到他的那一刻,却又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…


    嗯,回来就好,别的什么都不重要了。陈立农这样告诉自己,起身过去扶尤长靖回宿舍。尤长靖似乎喝酒🍺了,身上一股酒气。


    “长靖,你有没有不舒服?”眼前的人没有回答,手不住的在挠脖子,陈立农扒开他的手一看,尤长靖脖子上已经起了红疹,都要被他挠出了血痕。


     明知道过敏还这样,尤长靖你何必呢!陈立农将他扶到床上,起身去抽屉里找过敏药。翻箱倒柜了许久,终于找到了药,想喂他吃下,眼前的人却似乎不太愿意接受这份好意。


    “长靖,乖,吃药。”


      尤长靖听着这声音,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,脑海中突然想起某人的那句“拿去,吃掉。”一抬手却把陈立农递过来的水给打翻了,陈立农急忙弯腰去捡地上的杯子,却听见躺在床上的某人愤怒的声音传来,“林彦俊,你不是不管我了吗?我吃不吃药跟你又没有关系!”


       陈立农正在捡杯子的手凝固在那,他叹了口气,捡起杯子,对着那正在生气的人道“好了,先吃药好不好?”床上的人却没有回答。


     等他重新打完水端来,却发现床上的小家伙似乎已经睡着了。刚才的话仿佛只是自己的幻觉罢了,但地板上的水却又清晰地提醒他那是真的。


      他扶起尤长靖,仿佛在生气些什么,硬是把药给他灌了下去。确认他喝下去之后,他开始收拾残局…


      收拾完所有后,也已经快凌晨五点多了,床上的人似乎做了什么噩梦,蜷缩着身体,嘴里小声的嘀咕着什么,陈立农望着床上尤长靖那熟睡的脸庞,想凑近听一下这家伙的梦话。


     “林彦俊,我…不…”果然,连梦里你能想到的也只有他啊,陈立农望着他的脸出神,却突然看到尤长靖眼角似乎有泪……


      真的,那么难放下吗?尤长靖,你为什么,不回头看看我呢…


       有一些病治好了,有一些病还植根于心里。


       人生就是,许多事,你不知,我不知,你不说破,我不说破。


      便跌跌撞撞地在黑夜里错失了。


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镜头切换(三个月后)


   
  (不好意思,三个月内两个人的生活你们自行脑补哈哈,两人无交集,制霸专攻演技方面,朝演员方向发展,甜心专注于歌曲创作,往音乐制作人道路前进,二人,似乎交集越来越少了……奶泡还没有解散,是的,在小说里爱豆世纪依旧没有营业……🔫)


        林彦俊将手里的草稿纸卷成一团丢了下去,地上已经堆了很多这样的纸团。林彦俊狠狠地捶了下桌子,有点抓狂,这已经不清楚是他写废的第几张歌词稿了,今晚好像一点灵感也没有!


       脑子里总是不自觉的出现,尤长靖当时离去时候那绝望又孤单的背影,心中隐隐作痛,可是他告诉自己,必须决绝一点,拖泥带水对谁都没有好处。


      想起几个月前,尤长靖还在这里,晚上他写歌的时候,尤长靖总是会在旁边为他和音,轻轻的哼唱,自己嘴上总说着让他安静安静,其实心里却乐开了花。


     也许是那时的时光过于美好,以至于后来林彦俊一度怀疑,是不是过早的花光了好运气,所以最后他们俩的结局才会落到如此地步…


      想起尤长靖的笑容,那曾经是他最想守护的美好,可现在,也是他自己亲手碎了这场梦…


    “咚咚咚”一阵敲门声传来,打破了林彦俊的沉思,他晃了晃头,冷冷的声音传出“进来。”8仔看着自家老板这阴沉的脸色,心里有些发毛,低着头不敢直视林彦俊的眼睛。


     “老板,李荣浩老师三天后在LA订婚,邀请了NINEPERCENT所有人,可那天您有个行程冲突,要去《橘生淮南》剧组试戏,这部剧我们已经洽谈很久了,您看,两边无法兼顾的话,要不,李荣浩老师那边咱就不去了?”


    “不,李荣浩老师那不能缺席。”林彦俊几乎是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,8仔有点恐慌,“可是,剧组那边催的很紧…要是耽误了拍摄时间的话…”这部剧是个大制作,他可不想让老板才出道不久就被人诟病耍大牌,而且,这次机会对他进入演艺圈很重要。


     “无妨,我会自己去跟导演解释清楚的。”


      自家老板都这么说了,8仔也不敢多嘴,讪讪地出去了。


      这其中的利弊林彦俊当然清楚,只是他想,去了婚礼,能再见到他吗?再见一面吧,最后一面,再纵容一次自己。


      既然放手了,就不该再多做留恋,可是尤长靖,我,还是很想你。


    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是分界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Part four  梦与诗


喜欢是什么?


喜欢是一场相聚,又是一场送别。



      这是继二巡之后NINEPERCENT第一次合体,九人为了李荣浩老师的婚礼,都各自挤出了时间,好不容易相聚一次,话匣子就开了停不下来。


      李荣浩老师婚礼上,NINEPERCENT全体唱祝歌。当《perfect》前奏一响起,站在右边的尤长靖正动情的唱着那句 l found a love for me 的时候,林彦俊突然就有点鼻子酸酸的。


     尤长靖唱着歌,脑海中却不自觉的回想,去年也是在LA,也是这首《perfect》,然而不同的是,唱的人从他和林彦俊变成了奶泡的兄弟们合唱,尤长靖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,看了眼林彦俊,那人却似乎毫无反应,尤长靖暗骂自己,人家都不在意了,你又何必过多care 这一段过去呢。


      唱完之后又被邀请去喝喜酒,黄明昊未成年滴酒不沾,林彦俊不喜欢酒也没怎么喝,反倒是小鬼和其他几个兄弟喝的有点多了,开始在宴会上开玩笑:


    “以后我们其中一个成员结婚了,剩下的八个成员都要去婚礼上给他唱祝歌,怎么样?”


     “很好啊,不过我们九个人谁会最先结婚呢?”


     “我觉得是林彦俊,他异性缘超好的。”


     “那我们是不是要提前开始准备彦俊婚礼的献唱曲目啦。”


      “哈哈哈…”


        林彦俊没有说话,他看向尤长靖,尤长靖正低着头黯然神伤。


     “哎,不如唱《等待整个冬天》吧,这词也挺契合的。”


      范丞丞这家伙喝醉了开始胡言乱语,黄明昊心里大叫不好,奶泡谁不知道彦俊和长胖已经分手了,还提这首歌,这家伙求生欲完全没有啊,赶紧给他掐了掐掌心!
  


      果然,下一秒林彦俊就开口了,“够了!我暂时还没有这个想法,你还是多关心关心你自己吧!”


      这阴沉的语气吓得范丞丞一激灵,酒气仿佛都散去了,心虚得不敢直视林彦俊的眼睛,黄明昊赶紧给他拉了出去,“哎,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丞丞他喝醉了,我带他去厕所醒下酒哈哈。”没等范丞丞反应过来,人已经被富贵给拖走了…


     这样一闹,气氛突然有点尴尬,王子异拉了拉蔡徐坤“坤坤,我们去给李荣浩老师和杨丞琳老师敬个酒吧,走吧bro 。”说着把坤坤拉走了。朱正廷才反应过来,急忙追过去,“哎,我也要敬酒呀,等我…”


     “我觉得现场气氛不够热闹,我去打个碟哈哈…”说完小鬼也跑了。剩下尤长靖,林彦俊,陈立农三个人面面相觑…


   之后,是死一般的寂静……


   陈立农率先开口:“林彦俊,你既然已经放手了,就不要再回头,我不希望长靖再因为你受到什么伤害,从今以后,由我来守护他。他的一切,都与你无关了。”


    林彦俊笑了笑,“是吗?在一起了?那祝福你们,长长久久。”


    尤长靖开口想要辩解些什么,却又沉默了下去,半响,他抬头,冲着林彦俊笑了“谢谢,我们会的。”
    


      林彦俊看着他的笑容,一种莫名的痛苦在一点点的侵蚀他的心脏,他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,又慢慢地松开,仿佛手心溜走的,是他和尤长靖那回不去的曾经…


    “我待会还有个重要的试戏,就不奉陪了,再会。”说完,林彦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
     在林彦俊走后,尤长靖情绪终于绷不住了,眼角的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流了下来,他搽了搽泪,走出去拿了两瓶酒,坐在那里慢慢饮。


    “不好意思,让你看笑话了,每次总是让你看到我很狼狈的样子啊,可是农农,不陪我喝一杯吗?”


     “我们两个,总有一个人要清醒。”


     “清醒,呵呵,对,我需要清醒,但是今天,就让我再放纵一次吧。”说完,又是一大杯酒灌入喉咙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 林彦俊和尤长靖分手后,尤长靖搬回了公司宿舍,陈立农就顺理成章地串起了门,富贵当起了牵线人,几个人没通告的时候就时常在一起吃饭,打电动。
 


    但即使在宿舍,尤长靖也总是常常自己喝酒🍺不说话,从前那个爱笑爱闹的尤长靖仿佛再也回不来了。


    陈立农把醉酒的尤长靖背回来,默默地收拾残局,富贵凑过来小心翼翼地问:“长靖还好吗?还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想法?”


     陈立农答不上来,看着醉酒的尤长靖,叹了口气,心中涌起无数感叹,也许时间不一定是良药,也可能是毒药。


    他决定换种方式,比如转移注意力。


      陈立农有很多浪漫的小心思,可是这些对尤长靖似乎都没有什么用,当他小心翼翼地试探问“长靖你喜欢旅游吗?”的时候,尤长靖摇了摇头,“那你喜欢什么呢?”


     清醒的尤长靖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可醉倒的时候,陈立农听见他清晰地说:“我喜欢他。”


     我喜欢他,我想他回来。


   我对你仍有爱意,我对自己无能为力


   我很喜欢你


   可是林彦俊,我们好像只能到这里。


日常ending  zdjszd 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