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dtf

【一个脑洞】当我看明侦CP时我在想些什么

是我最爱的明侦啊❤


🌿:

又名“用各式情诗语录打开明侦cp群像” 




无意间看到一些语录诗歌的时候联想到了明侦的cp们 于是开了这个脑洞 


主二三季多集剧情官配 含少量双北/山花拉郎 注意避雷 


多图预警! 






S01




「 帅府有鬼 」


炎少帅x鬼留洋



“愿此间山有木兮卿有意,昨夜星辰恰似你。”


——《山有木兮》






撒参谋x鸥姨太



“你迟到了许多年,可我依然为你的到来而高兴。”


——阿赫玛托娃








「 请回答1998 」


撒霸王x鬼少女



“每次看见她的笑容,一种无法抗拒的幸福感和乐观情绪,依然会用同样的力量在我心里像向日葵那样绽放开来……那个我应该去的世界中心,就是她的身旁。”


——《纯真博物馆》









S02




「 公主嫁到 」


魏将军x狄仁白



“以朋友相待,不向你求欢。”


——川端康成《雪国》







撒太子x炅谋士



“我们交付了彼此的孤独,又用信任填补了它。”


——帕蒂史密斯《只是孩子》








「 恐怖童谣 」


魏管家x鬼夫人



“没你在时我想你,有你在时我看着你。哦,原来这就是我吗,每一件和你有关的小事情都让我心动。”


——海桑






白邮差x蓉大小姐



“你送给我的玫瑰,它们花瓣凋落的声音让我一直醒着。”


——杰克∙吉尔伯特






魏管家x白邮差



“我们互相看着,我们交换黑暗的词语,我们相爱像罂粟和回忆。”


——策兰《花冠》








「 2046 」


何完美x鬼测试



“我也知道太阳会吞没唯一的地球,但我还是爱你。”


——《星运里的错》








「 花田醉 」


撒班主x蓉大奶奶



“我们一定在岁月里互相赞美了:以各自眼角的皱纹,慢慢模糊的眼神。”


——余秀华《用一个夜晚怀念你》






撒班主x何二月



“我爱他并不是因为他长得漂亮,而是因为他比我更像我自己。”


——《呼啸山庄》








「 收官派对 」


白白x鬼鬼



“我爱他,是因为他像爱情本身应有的样子。”


——王尔德《道连∙格雷的画像》






魏什么x白白



“你笑的时候,世界眯成裂缝。从前我也住在那里面。”


——《境迁》


“只有你好像和所有的人完全不同,也许你不会知道,我和你在一起时,较之和别人在一起时要活泼得多。”


——《朱生豪情书》






撒撒x炅炅



“过去的岁月总会过去,最后只有我还在你身边。”


——《恋爱的犀牛》


“我把你的飘柔换地方了。”


—— (´・ᴗ・`)









S03 




「 暗黑童话 」


魏国王x鬼红帽



“你最可爱。我说时来不及思索,而思索之后,还是这么说。”


——普希金








「 深夜麻辣烫 」


撒龙x鬼发廊 * 



“我愿陪坐在你身边,唱歌催着你入眠。我愿哼唱着摇你入睡,睡去醒来都在你眼前。”


——里尔克《致寝前人语》






魏来x鸥小妹


“不管我本人多么平庸,我总觉得我对你的爱很美。”


——王小波《爱你就像爱生命》







「 NZND之岁月无情 」 


白RAPx鬼超红



“但愿我可以没成长,完全凭直觉觅对象。模糊地迷恋你一场,就当风雨下潮涨。”


——《有心人》






撒微笑x何美女



“秋天该很好,你若尚在场。”


——《春夏秋冬》








「 又冲不上的云霄 」


魏高管x鸥空姐



“而从前,我只爱我的幸福和你。”


——沃尔科特《黑色八月》








「 无忧客栈 」 


魏民谣x白读书



“那年夏天我爱上钓鱼,因为他爱。”


——《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》


“心在树上,你摘就是。”


——保尔∙艾吕雅






魏民谣x鸥活泼



“我从遥远的地方来看你,要说许多的故事给你听。”


——陈升《不再让你孤单》








「 仙梦昆仑 」 


何田玉x鬼师妹



“她没有见过阴云,她的眼睛是晴空的颜色。”


——顾城






乔大侠x蓉仙姑 



“是谁走过脚步声不一样,风拂过回望一池芙蕖飘香。”


——《潜别离》








「 一个惊天大拉郎 」


Knight白x魏公主



“你就说吧说吧,今晚我住哪儿呢?瞧你的长发森林,你的明眸流水,都是我的家。”


——海桑


“我们默默地吸收着彼此的思想,在破晓时分相拥而眠。再醒来时,他用他那狡黠的笑容向我致意,而我知道,他就是我的骑士。”


——帕蒂∙史密斯








「一个小私心」


魏大勋x白敬亭



“想把春天揉进汤圆煮给你吃,然后连夜奔跑去我冬天的家乡。”


——安东尼








* 私心加了一对撒鬼父女 相认的那里真的有感动到我(´・ᴗ・`)



初兰蓝蓝:

“毕竟爱是荣辱与共。”
One two three four five six seven eight ninepercent ~❤
辛苦了,所有努力为他们投票的人🌺

LlT:

   “看客都渐渐长大  故事在尘埃里风化
     那海报栏中  明明是不同贴画
     却又想起他”

   致敬漫威永远的三巨头

太好看了吧

沐月之海:

乌鸦与修女,告死与祈祷,善恶一念,加诸灾厄,往生极乐……

廊坊只下一次雪

廊坊只下一次雪


苦艾红锅:

-


我被掐住了软肋,每一个偶练信息出现,我都天然生气。气没有被善待的初代偶像,气一个完整团体不被珍惜,气重复画面的重复心动,气褪不下的余震。


笨拙又粗糙的少年,在混沌里拔节成树。没有人掌握红的具体方法,第一个长出触角的灵长类生物,牢牢钉在时间轴上,翻过一年,两年,永远都活在这么多人的记忆里,真漂亮啊,用没有戒备的爱意记录的漂亮灵魂。


票据可以记录,今日通告逃离大厂可以记录,全时的冷柜可乐可以记录,磨破的斯凯奇可以记录,用掉的止痛片和纱布可以记录,抵头相拥的温度可以记录,追逐掀起的风沙可以记录,被塞到衣领里的雪球可以记录。


我这里,廊坊只下一次雪。



萧惜思:

又一个结局……有人觉得应该让旭凤去救润玉。那就来吧!!!来吧!!!

哈哈,笑死

初兰蓝蓝:

长得俊夫夫的幸福婚后生活~❤
请原谅我这沙雕的p图技术
微博发了哈哈,老福特也来一下😏

[长得俊]·一梦花糜 ②

喜欢

初兰蓝蓝:


Part three 梦归


我们缺乏与时间对抗的能力,


那么若是真的离别得久了,


又恰好在梦里梦到对方


那醒来后,就去见见。



     凌晨三点半,看到尤长靖进门的那一瞬间,陈立农差点就要跳起来了。提心吊胆了这么久,那些准备对尤长靖说的话,在看到他的那一刻,却又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…


    嗯,回来就好,别的什么都不重要了。陈立农这样告诉自己,起身过去扶尤长靖回宿舍。尤长靖似乎喝酒🍺了,身上一股酒气。


    “长靖,你有没有不舒服?”眼前的人没有回答,手不住的在挠脖子,陈立农扒开他的手一看,尤长靖脖子上已经起了红疹,都要被他挠出了血痕。


     明知道过敏还这样,尤长靖你何必呢!陈立农将他扶到床上,起身去抽屉里找过敏药。翻箱倒柜了许久,终于找到了药,想喂他吃下,眼前的人却似乎不太愿意接受这份好意。


    “长靖,乖,吃药。”


      尤长靖听着这声音,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,脑海中突然想起某人的那句“拿去,吃掉。”一抬手却把陈立农递过来的水给打翻了,陈立农急忙弯腰去捡地上的杯子,却听见躺在床上的某人愤怒的声音传来,“林彦俊,你不是不管我了吗?我吃不吃药跟你又没有关系!”


       陈立农正在捡杯子的手凝固在那,他叹了口气,捡起杯子,对着那正在生气的人道“好了,先吃药好不好?”床上的人却没有回答。


     等他重新打完水端来,却发现床上的小家伙似乎已经睡着了。刚才的话仿佛只是自己的幻觉罢了,但地板上的水却又清晰地提醒他那是真的。


      他扶起尤长靖,仿佛在生气些什么,硬是把药给他灌了下去。确认他喝下去之后,他开始收拾残局…


      收拾完所有后,也已经快凌晨五点多了,床上的人似乎做了什么噩梦,蜷缩着身体,嘴里小声的嘀咕着什么,陈立农望着床上尤长靖那熟睡的脸庞,想凑近听一下这家伙的梦话。


     “林彦俊,我…不…”果然,连梦里你能想到的也只有他啊,陈立农望着他的脸出神,却突然看到尤长靖眼角似乎有泪……


      真的,那么难放下吗?尤长靖,你为什么,不回头看看我呢…


       有一些病治好了,有一些病还植根于心里。


       人生就是,许多事,你不知,我不知,你不说破,我不说破。


      便跌跌撞撞地在黑夜里错失了。


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镜头切换(三个月后)


   
  (不好意思,三个月内两个人的生活你们自行脑补哈哈,两人无交集,制霸专攻演技方面,朝演员方向发展,甜心专注于歌曲创作,往音乐制作人道路前进,二人,似乎交集越来越少了……奶泡还没有解散,是的,在小说里爱豆世纪依旧没有营业……🔫)


        林彦俊将手里的草稿纸卷成一团丢了下去,地上已经堆了很多这样的纸团。林彦俊狠狠地捶了下桌子,有点抓狂,这已经不清楚是他写废的第几张歌词稿了,今晚好像一点灵感也没有!


       脑子里总是不自觉的出现,尤长靖当时离去时候那绝望又孤单的背影,心中隐隐作痛,可是他告诉自己,必须决绝一点,拖泥带水对谁都没有好处。


      想起几个月前,尤长靖还在这里,晚上他写歌的时候,尤长靖总是会在旁边为他和音,轻轻的哼唱,自己嘴上总说着让他安静安静,其实心里却乐开了花。


     也许是那时的时光过于美好,以至于后来林彦俊一度怀疑,是不是过早的花光了好运气,所以最后他们俩的结局才会落到如此地步…


      想起尤长靖的笑容,那曾经是他最想守护的美好,可现在,也是他自己亲手碎了这场梦…


    “咚咚咚”一阵敲门声传来,打破了林彦俊的沉思,他晃了晃头,冷冷的声音传出“进来。”8仔看着自家老板这阴沉的脸色,心里有些发毛,低着头不敢直视林彦俊的眼睛。


     “老板,李荣浩老师三天后在LA订婚,邀请了NINEPERCENT所有人,可那天您有个行程冲突,要去《橘生淮南》剧组试戏,这部剧我们已经洽谈很久了,您看,两边无法兼顾的话,要不,李荣浩老师那边咱就不去了?”


    “不,李荣浩老师那不能缺席。”林彦俊几乎是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,8仔有点恐慌,“可是,剧组那边催的很紧…要是耽误了拍摄时间的话…”这部剧是个大制作,他可不想让老板才出道不久就被人诟病耍大牌,而且,这次机会对他进入演艺圈很重要。


     “无妨,我会自己去跟导演解释清楚的。”


      自家老板都这么说了,8仔也不敢多嘴,讪讪地出去了。


      这其中的利弊林彦俊当然清楚,只是他想,去了婚礼,能再见到他吗?再见一面吧,最后一面,再纵容一次自己。


      既然放手了,就不该再多做留恋,可是尤长靖,我,还是很想你。


    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是分界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Part four  梦与诗


喜欢是什么?


喜欢是一场相聚,又是一场送别。



      这是继二巡之后NINEPERCENT第一次合体,九人为了李荣浩老师的婚礼,都各自挤出了时间,好不容易相聚一次,话匣子就开了停不下来。


      李荣浩老师婚礼上,NINEPERCENT全体唱祝歌。当《perfect》前奏一响起,站在右边的尤长靖正动情的唱着那句 l found a love for me 的时候,林彦俊突然就有点鼻子酸酸的。


     尤长靖唱着歌,脑海中却不自觉的回想,去年也是在LA,也是这首《perfect》,然而不同的是,唱的人从他和林彦俊变成了奶泡的兄弟们合唱,尤长靖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,看了眼林彦俊,那人却似乎毫无反应,尤长靖暗骂自己,人家都不在意了,你又何必过多care 这一段过去呢。


      唱完之后又被邀请去喝喜酒,黄明昊未成年滴酒不沾,林彦俊不喜欢酒也没怎么喝,反倒是小鬼和其他几个兄弟喝的有点多了,开始在宴会上开玩笑:


    “以后我们其中一个成员结婚了,剩下的八个成员都要去婚礼上给他唱祝歌,怎么样?”


     “很好啊,不过我们九个人谁会最先结婚呢?”


     “我觉得是林彦俊,他异性缘超好的。”


     “那我们是不是要提前开始准备彦俊婚礼的献唱曲目啦。”


      “哈哈哈…”


        林彦俊没有说话,他看向尤长靖,尤长靖正低着头黯然神伤。


     “哎,不如唱《等待整个冬天》吧,这词也挺契合的。”


      范丞丞这家伙喝醉了开始胡言乱语,黄明昊心里大叫不好,奶泡谁不知道彦俊和长胖已经分手了,还提这首歌,这家伙求生欲完全没有啊,赶紧给他掐了掐掌心!
  


      果然,下一秒林彦俊就开口了,“够了!我暂时还没有这个想法,你还是多关心关心你自己吧!”


      这阴沉的语气吓得范丞丞一激灵,酒气仿佛都散去了,心虚得不敢直视林彦俊的眼睛,黄明昊赶紧给他拉了出去,“哎,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丞丞他喝醉了,我带他去厕所醒下酒哈哈。”没等范丞丞反应过来,人已经被富贵给拖走了…


     这样一闹,气氛突然有点尴尬,王子异拉了拉蔡徐坤“坤坤,我们去给李荣浩老师和杨丞琳老师敬个酒吧,走吧bro 。”说着把坤坤拉走了。朱正廷才反应过来,急忙追过去,“哎,我也要敬酒呀,等我…”


     “我觉得现场气氛不够热闹,我去打个碟哈哈…”说完小鬼也跑了。剩下尤长靖,林彦俊,陈立农三个人面面相觑…


   之后,是死一般的寂静……


   陈立农率先开口:“林彦俊,你既然已经放手了,就不要再回头,我不希望长靖再因为你受到什么伤害,从今以后,由我来守护他。他的一切,都与你无关了。”


    林彦俊笑了笑,“是吗?在一起了?那祝福你们,长长久久。”


    尤长靖开口想要辩解些什么,却又沉默了下去,半响,他抬头,冲着林彦俊笑了“谢谢,我们会的。”
    


      林彦俊看着他的笑容,一种莫名的痛苦在一点点的侵蚀他的心脏,他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,又慢慢地松开,仿佛手心溜走的,是他和尤长靖那回不去的曾经…


    “我待会还有个重要的试戏,就不奉陪了,再会。”说完,林彦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
     在林彦俊走后,尤长靖情绪终于绷不住了,眼角的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流了下来,他搽了搽泪,走出去拿了两瓶酒,坐在那里慢慢饮。


    “不好意思,让你看笑话了,每次总是让你看到我很狼狈的样子啊,可是农农,不陪我喝一杯吗?”


     “我们两个,总有一个人要清醒。”


     “清醒,呵呵,对,我需要清醒,但是今天,就让我再放纵一次吧。”说完,又是一大杯酒灌入喉咙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 林彦俊和尤长靖分手后,尤长靖搬回了公司宿舍,陈立农就顺理成章地串起了门,富贵当起了牵线人,几个人没通告的时候就时常在一起吃饭,打电动。
 


    但即使在宿舍,尤长靖也总是常常自己喝酒🍺不说话,从前那个爱笑爱闹的尤长靖仿佛再也回不来了。


    陈立农把醉酒的尤长靖背回来,默默地收拾残局,富贵凑过来小心翼翼地问:“长靖还好吗?还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想法?”


     陈立农答不上来,看着醉酒的尤长靖,叹了口气,心中涌起无数感叹,也许时间不一定是良药,也可能是毒药。


    他决定换种方式,比如转移注意力。


      陈立农有很多浪漫的小心思,可是这些对尤长靖似乎都没有什么用,当他小心翼翼地试探问“长靖你喜欢旅游吗?”的时候,尤长靖摇了摇头,“那你喜欢什么呢?”


     清醒的尤长靖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可醉倒的时候,陈立农听见他清晰地说:“我喜欢他。”


     我喜欢他,我想他回来。


   我对你仍有爱意,我对自己无能为力


   我很喜欢你


   可是林彦俊,我们好像只能到这里。


日常ending  zdjszd ❤